票貼,企業貸款,融資,借款
    關於我們   典當估價   汽車借款   企業融資   票貼   信貸   最新消息
最新消息 > 帶著12噸食物 我們往西伯利亞的荒涼北方而去

文章来源:由「百度新聞」平台非商業用途取用"http://travel.163.com/17/0418/10/CIA1N3L700067VF3.html"

AmosChapple是一位新西蘭攝影師,大部分時間卻在俄羅斯度過。去年春天,他陪同當地朋友開著卡車運送12噸食物前往西伯利亞的北部城市別拉亞戈拉,一路充滿了驚險與異國風情。離這次最驚險的旅程已經過去一年了,我還是會做噩夢,夢里,厚厚的冰層不斷在卡車輪子下碎裂。整整十天十夜,我和魯斯蘭以及他的年輕助手一起,沿著河行駛,要把12噸食物送到已經位于北極圈內的西伯利亞城市別拉亞戈拉去。這是魯斯蘭。本文攝影皆為AmosChapple這是他的車屁股。這是我們走過的路。從雅庫茨克出發時,我們走的是由古拉格的囚犯們修筑的科雷馬公路,這條路到烏斯季涅拉戛然而止,剩下的一半路程,我們則沿著冰凍的因迪吉爾卡河行駛。剛出發時路況不錯,輪子下的地面堅實,只有一點點滑。車廂里的三個人都大汗淋漓。西伯利亞人開起暖氣來就像阿聯酋人開冷氣,從來不嫌太過分。車里的這個小煤氣爐幫我們解決了一日三餐。沿途景觀和人們印象中的西伯利亞大相徑庭。它沒有那么陰郁、荒涼,天氣晴好的時候,無盡的雪山在四周綿延。魯斯蘭的朋友安德烈開著一輛小面包車在我們前方,他加速通過一個狹窄的彎道時翻車了。魯斯蘭邀請他上了我們的車,將他帶到別拉亞戈拉。瘋狂的安德烈和他的半自動獵槍。我問他飛在半空中時心里在想些什麼,他說,我在想,我xxx為什麼沒系安全帶!車廂只能容納兩人,現在我們有4個人。想睡一覺好像是在玩人體俄羅斯方塊。這是四個人的第一晚后的清晨。路程過半,我們離開了公路,情況開始變得險惡。我們在朦朧的光線中穿行,前方出現了一個冰洞,魯斯蘭趕緊緊急制動,我們倒車,走另外一條路。春天要到了,冰雪正在消融。我不知道如果開上那個冰洞會怎樣,但當地向導BolotBochkarev對我說該地區每年冬天平均會有5人因冰面斷裂而死去。你可以看見冰面下的暗流涌動。在車里無所事事時我會幻想自己萬一掉入冰洞,該如何和冰冷的水流斗爭,直到重回水面。魯斯蘭給我們看了他朋友的一輛卡車陷入冰洞的場景。他說,如果你鼻子沖下進去,你就完了。我向自己保證如果車翻了我會第一個跳出去。想象一下如果陷在水下的擁擠車廂里,我一定爭不過那三個人。我們盡量沿著河岸行駛,但有時也需要穿過河道。當我感覺到冰層在我這邊的車輪下碎裂時,我推開車門跳了出去,并在車身要翻到在我身上前滾向了一邊。不知為何,車子穩定住了,我們讓它重新立了起來。不過我拒絕回到車廂里去,寧愿掛在車后部的備用輪胎上。夜色降臨,我們在冰面上找路,從河的一邊到另一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主意,互相大喊大叫。我們終于停下來時,安德烈為了讓我高興,給我看了他手機里的一段男同性戀被抓了個正著的視頻。我可一點都高興不起來,一想到我們在冰面上路程還未過半就萬分絕望。那晚我沒睡,坐了一夜,心情沉重,其他三個人卻睡得東倒西歪。到了凌晨三點,當他們正呼呼大睡時,我看到地平線上出現了綠色的光。這是我第一次看見北極光。很難說清我當時的感受,但我隱隱約約覺得,一切都會好起來的。不是說我重新有了安全感,而是說,我覺得自己即便死在了路上,也不是那么壞。第二天天氣晴朗,路也重新凍上了。那天快結束時,我們參觀了一座教堂。我不算個基督徒,但別人都離開后,我獨自待了一會兒,享受了教堂帶來的片刻寧靜。我們離別拉亞戈拉越來越近,大家心情也很好,一路唱歌,歌聲在空曠的西伯利亞天空下回蕩。終于,在五天沒有洗澡和換衣服后,我們終于抵達了別拉亞戈拉。魯斯蘭在那里有一間小公寓。他走出浴室時,說感覺自己像個新生兒。貨物被陸續運出去,他們幾個繼續沿河上游走了。我因為害怕沒去,留下來在小城拍些照片。這個小姑娘正提了一袋我們運來的食物。她很可愛,但我又想起了我們即將踏上的回程,那些正在融化的冰面。魯斯蘭回來了。在我們出發前,他按照薩滿儀式向神靈奉獻了祭品。路融化得很快,我在我們的某輛卡車頂部拍下了這張照片。魯斯蘭要在夜里趕路,我試圖保住自己——緊裹大衣站在第二輛卡車后面,準備一陷進冰就跳下去。我們在黑暗中憑感覺摸索前進。另一個卡車司機在冰面上鉆了個洞以觀察冰面情況。他們開過了泥濘不堪的冰面,并揮手示意魯斯蘭跟上。路上的飲用水也來自于這條河。雖然一路都跌跌撞撞,但我們離大路越來越近了。不過即便是在科雷馬公路上,安全也只是一個相對概念。3月8日,我們終于離開了冰面,駛上了公路。太陽升起,我把音樂放得震天響。我快到家了,魯斯蘭會在雅庫茨克呆幾個星期,再回到別拉亞戈拉過夏天。他問我愿不愿意和他同去,我拒絕了——我很高興自己又回到了堅實土地上。

關鍵字標籤:西伯利亞鐵路旅遊費用優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