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貼,企業貸款,融資,借款
    關於我們   典當估價   汽車借款   企業融資   票貼   信貸   最新消息
最新消息 > 錫雕:刻在金屬上的大千世界

文章来源:http://fjrb.fjsen.com/nasb/html/2015-11/10/content_875273.htm?div=3

如今,提起錫雕,許多人都會一怔,腦海中開始搜索著這項古老又考究的技藝——陌生而又熟悉。上世紀80年代,錫雕工藝曾繁榮一時,最具代表性的當屬嫁娶必備的“五件套”:一對燭臺、一個茶葉罐、一個酒壺,外加一個茶壺。而如今,錫器已經漸漸遠離了我們的生活。上世紀初期,泉州有一條古老的小巷,因為曾經集中了城內專門制作和銷售錫器的作坊店號,故而取名為“打錫街”,它靜靜地守在城市的一隅,將這門幽雅別致的技藝深深地刻錄在泉州。那么何為錫雕,它是如何做出來的,它又有著怎樣的前世今生?近日,記者有幸拜訪了南安市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王志剛,也是南安市最為出名的錫雕藝人,他的人生閱歷中,又在詮釋著怎樣的錫雕情結?                        本報記者齊玲玲朱晨輝文/圖秋日的午后帶著些許溫涼,記者驅車來到南安市洪瀨鎮躍進村,尋找這位藏在山里的錫雕藝人。剛進躍進村,記者便看見了早已在村口等候的王志剛,跟隨著王志剛的腳步,記者來到了這位傳統錫雕藝人的家。一進王志剛的家,一個小型的錫雕加工廠便映入眼簾:銀白色的錫器在陽光的照射下反射出柔和的白光,桌子上擺放著各種制作錫雕的工具。“先進屋坐吧,喝口茶。”王志剛邊說邊帶記者走進另一棟住宅。相比于一般的傳統老手藝人,1968年出生的王志剛顯然年輕了許多,還未及半百。“我小時候經常會看到當時的錫雕藝人打錫的場景,這讓我十分好奇。”王志剛回憶道,他10多歲便開始接觸錫雕,當時有很多浙江過來的錫雕藝人,他便經常去這些人家中偷師,“那時候學錫雕,都是靠自己領悟,白天看人家是怎么做的,晚上回家,依樣畫葫蘆開始臨摹,慢慢地就會有些心得。”后來,王志剛開始不滿足偷師的狀態,只身一人到連城留坑學藝。“1990年的時候,我得知連城留坑馬文麟師傅打錫技藝十分出名,就主動上門拜師學藝。”王志剛說,當時學習錫雕僅僅是出于興趣,未曾將其作為謀生手段,而是做起了油漆生意,錫雕則成了生活之余的休閑愛好。“后來一次偶然的機會,在與幾位臺灣朋友的交談中,我洞察到了錫雕的商機,并于1994年創建了金山錫雕廠,正式做起了錫雕生意。”年少的興趣,讓王志剛堅守錫雕30余年,獲獎無數。閑聊中,王志剛的大兒子將記者帶入一間古樸的房間內,房中掛滿了獎狀,紙質的、木質的、金屬的,大大小小有上百個之多。“這兩塊是近期的,2014年獲得中國美術大師精品博覽會暨中國工藝美術優秀作品評比的金獎和銀獎,這張紙質的是中國工藝美術‘百花獎’的優秀獎,還有這塊是2013年獲得的……”面對獎牌,王志剛如數家珍,“下個月要去參加飛天獎的評選,最近這三個月都在準備參選作品,希望可以獲獎。”工藝每個零部件都要精雕細琢錫雕是個細致活,制作技法更是考究,鍛、鏨、塑、雕、焊、鑲嵌、多材質組合等技法,每一項都十分精細,不可馬虎大意。這不,加工廠里的王先生正手拿烙鐵對著錫條在一點一點地焊接著。“這拼接的是一尊花燈,現在是焊接環節,這個環節不僅要注意焊接部位的精準,還要把控好錫條的溫度,過高過低都會影響焊接的效果。”聽著王先生的介紹,記者看到原來散落的錫片逐漸拼接成一尊花燈了。其實在錫雕的整體工藝中,造型是它的靈魂,作品是否美觀,關鍵看造型的技藝。面對記者的好奇,王志剛拿起了做供臺的錫片,開始為錫片造型,兩個木塊,一墊一敲,動作嫻熟。“造型主要講究的是氣韻,體現在形體的大小、方圓、俯仰、開啟、收放,線條的曲直、張弛、緩急、長短、強弱等變化上,例如這塊供臺,邊緣的處理要圓潤飽滿,給人以樂感和神韻。”說起來輕松,做起來就難了。王志剛告訴記者,單一個50厘米的佛像作品,用在造型上的時間就需要半個月之久。除卻拼接與造型,在打磨上也十分講究。在工廠的門口,工人蘇女士正將錫雕作品放入水中,用砂紙反復打磨,最后將木賊草涂在錫雕上擦拭。“這樣一尊30厘米長的供臺要打磨2個多小時,可辛苦了。”蘇女士說。由于長時間浸泡在水中,蘇女士的手已經變形而且很粗糙,不僅令記者十分感慨。憑借著對傳統技藝的熱愛與執著,王志剛在錫雕界闖出了一片天地。他的錫雕作品享譽海內外,受到了臺灣、東南亞、瑞士、德國等地的青睞。除此之外,王志剛還是錫雕的收藏家。“最早期的錫雕可追溯到明朝末期,由于錫易氧化,百余年光景的錫雕收藏已是十分難得了。”王志剛帶著記者來到了一間古色古香的收藏室,里面整齊擺放著400余件收藏品,讓人驚嘆。遺憾6個徒弟均未從事錫雕手藝無數文人學者在觀賞了錫雕技藝之后均直嘆其“藏在深閨人未識”。在科技蓬勃發展的當下,如何守護錫雕老手藝,無疑成了老手藝人需要潛心研究的一個課題。在2005年前,王志剛的生意一直以錫雕產品為重心,佛具商品為副業。但近些年來,內地的錫雕訂單大幅縮水,僅有少數祭祀以及宗祠中尚用錫雕,王志剛的生意重心也隨之發生了變化。“如今,接到的訂單多數都是臺灣和東南亞地區的,內地很少,生意不好做呀。”王志剛感慨道。據王志剛介紹,從自己學藝有成至今,一共收了6個徒弟,都學成出師,但卻沒有一個從事錫雕技藝的。“現在錫雕生意不好做,而且錫雕工序多,打錫是一件十分辛苦又考驗耐力的事情,年輕人都不愿意做。”談到這,王志剛一臉無奈,他說,如今南安地區做傳統錫雕的僅他一家。錫畢竟屬于貴金屬,造價昂貴,使用空間窄,多是宗祠或祭祀,而且工序麻煩、利潤少,導致了許多錫雕工廠倒閉,錫雕技術的技藝岌岌可危。為了錫雕技藝的延續,王志剛開始鼓勵大兒子王曉鵬學習錫雕,“我從小就看到父親做錫雕,耳濡目染,慢慢地也開始對錫雕產生興趣。”王曉鵬說。“我知道錫雕辛苦,看著兒子每天滿頭大汗地跟著我學,也心疼,但是這門技藝不能沒有人繼承啊。”王志剛堅定地說。功夫不負有心人,2013年,王曉鵬獨立設計完成的作品《太子樓》獲得了第八屆中國(莆田)海峽工藝博覽會優秀作品選銀獎。“近幾年,兒子的進步很大,作品也屢次獲獎,這讓我十分欣慰。”說到此,王志剛一臉驕傲。傳統手工藝是民族藝術的瑰寶,卻又是繁榮時代下最易被忽視乃至消失的產業。錫雕,一門冷金屬與精手工碰撞出來的藝術,更應該煥發生命力,重新走入我們的世界。□老手藝檔案錫雕是漢族傳統的雕塑藝術,是中國乃至世界一門獨特的工藝,具有悠久的歷史,源遠流長。唐宋時期,錫雕技術已經十分成熟,到明清時期,更出現許多專門生產錫雕的街巷,隨著時間的推移與商業的發達,到了20世紀40年代,錫雕用品逐漸被新商品取代。錫雕制作流程十分繁雜,需要諸多的模具和經驗積累,是一門精雕細琢的藝術。錫雕多用于制作儀仗道具、佛事法器及茶壺、酒壺、茶葉罐、燭臺、碗、筷、勺等日用生活品。征集令蓑衣、妝糕人、刻紙、漆線雕……每一門老手藝,都有一個故事;每一門老手藝,都有一段鄉情。如果您或身邊的人有老手藝,請撥打熱線18960171463與我們聯系,或者關注我們的微信公眾號“南安商報”,把記憶中失落已久的傳統老手藝告訴我們,我們將用鏡頭和筆尋找、記錄這漸行漸遠的傳統老手藝。準備下個月參加“飛天獎”的作品。SourcePh"style="display:none">

關鍵字標籤:神明桌尺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