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貼,企業貸款,融資,借款
    關於我們   典當估價   汽車借款   企業融資   票貼   信貸   最新消息
最新消息 > 蘇東坡被貶黃州期間辦生日聚會

文章来源:http://cul.qq.com/a/20160218/023895.htm

[摘要]求詩”的典故流傳開后,一些文人雅士漸漸在蘇東坡生日那天以“壽蘇會”之名相聚。后來,“壽蘇會”也就演變為紀念東坡誕辰的傳統活動。蘇東坡畫像蘇東坡的《赤壁賦》是被歷代文人傳誦的千古名作,圖為明代書法大家文征明創作的以《赤壁賦》為內容的書法佳作。北京乙未壽蘇會上展示的五絕硯程功攝。“壽蘇會”源于中國古代,是紀念宋代文豪蘇東坡的一項傳統,在明清時期最盛。“壽蘇”就是為蘇東坡祝壽的意思,一般在農歷十二月十九日東坡誕辰日舉行。1月28日(農歷十二月十九日),自稱“刻者”的斫云樓主人吳笠谷、北京大學宋史專家張希清、中文系教授高遠東、韓國鮮文大學教授金奎璇、西班牙中國傳統文化愛好者文森、雷西等人在北京的西直門南大街“斫云樓”,舉辦了一場“乙未壽蘇會”,祝賀蘇東坡980歲誕辰,北京中斷已久的壽蘇會再次恢復。它以“賞硯”為主題,通過訪硯、藏硯、刻硯、賞硯的形式,緬懷東坡所代表的文人情趣。起源:被貶黃州期間辦生日聚會宋神宗元豐二年(1079年),43歲的蘇軾調任湖州知州。他按慣例給皇上寫了一封《湖州謝表》,身為詩人,蘇軾喜歡加點個人情感。于是,他在詩中說自己“愚不適時,難以追陪新進”,“老不生事或能牧養小民”,這些話被正在推行變法的新黨挑刺,說他是“愚弄朝廷,妄自尊大”、“指斥乘輿”、“包藏禍心”,諷刺政府,莽撞無禮,對皇帝不忠。他們從蘇軾的大量詩作中挑出可能隱含譏諷之意的句子,一時間,朝廷內一片倒蘇之聲。當年七月,蘇軾到湖州上任才三個月,就被御史臺的吏卒逮捕,解往京師,受牽連者達數十人。這就是北宋著名的“烏臺詩案”。烏臺詩案是蘇軾一生的轉折點。新黨們非要置蘇軾于死地不可,但救援活動也在朝野同時展開,與蘇軾政見相同的許多元老紛紛上書,一些變法派的有識之士也勸諫宋神宗不要殺蘇軾。王安石當時退休金陵,也上書說:“安有盛世而殺才士乎?”這場詩案因王安石“一言而決”,蘇軾得到從輕發落,貶為黃州(今湖北黃岡)團練副使。團練副使的級別很低,沒有實權。經過此事,蘇軾心情郁悶,多次到黃州城外的赤壁山游覽,寫下了《赤壁賦》、《后赤壁賦》和《念奴嬌赤壁懷古》等千古名作,以此來寄托他謫居時的思想感情。閑暇時間他帶領家人開墾城東的一塊坡地,種田幫補生計。“東坡居士”的別號便是他在這時起的。元豐五年十二月十九日,是蘇東坡的生日,他在黃州赤壁磯擺酒慶賀。酒興正濃時,忽然聽到江面上傳來了悠揚的笛聲。有賓客通曉音律,就對東坡說:“這笛聲有新意,可不是普通的樂工吹奏的。”于是蘇東坡派人去詢問吹笛的是什麼人。原來是位進士,名叫李委,他聽說今天是蘇東坡的生日,特意譜寫并吹奏了新的笛曲《鶴南飛》以示慶賀。蘇東坡就請他吹幾首曲子,賓客們邊飲酒邊聆聽動人的笛聲,一個個都醉了,于是李委從袖子里掏出一幅絕好的紙,說:“我對您別無所求,但愿得到您親手題的一首絕句就十分滿足了。”東坡笑著答應了他,詩曰:“山頭孤鶴向南飛,載我南游到九嶷。下界何人也吹笛,可憐時復犯龜茲。”“獻曲求詩”的典故流傳開后,一些文人雅士漸漸在蘇東坡生日那天以“壽蘇會”之名相聚。后來,“壽蘇會”也就演變為紀念東坡誕辰的傳統活動。清代:飛霞閣上懷舊思古明清兩朝期間,壽蘇會極為盛行,有的地區甚至連續多年舉辦。據程章燦教授記載,從同治四年(1865)到同治十三年(1874),逢十二月十九日蘇軾生日那天,在南京朝天宮飛霞閣上,就有一批文人學士聚會,為宋代大文學家蘇軾祝壽,當時人稱“壽蘇會”。用今天的話說,就是舉辦祝賀蘇軾誕生多少周年的活動。飛霞閣高踞于冶城之上,“鐘阜群峰,窺窗排闥。朝煙霏青,夕霞釀紫,如置幾席間,誠奇景也”。遙想當年,王羲之與謝安等人也曾登高于此,謝安悠然遠想,有高世之志。乾隆皇帝南巡,五次來到朝天宮,題詩五首,刻石樹碑,這塊御碑亭就立在飛霞閣之側。蒼茫的東晉人物,舉目可見的本朝遺跡,在在令人懷想,發思古之幽情。參加飛霞閣“壽蘇會”的核心人物,在當時大多數供職曾國藩幕府,尤其是在金陵書局做事的人,包括張文虎、孫衣言、周學、李善蘭、唐仁壽、錢應溥等人。此外也有一些是南京本地人,包括江寧舉人汪士鐸(后來亦被延攬入金陵書局)和江寧府學教授趙彥修。一次雅集,到會者十多人,或張掛蘇軾畫像,或陳設蔬果,然后各自賦詩紀事。“勝地不常,盛筵難再。”從光緒元年(1875)起,飛霞閣的壽蘇會似乎就中斷了。直到光緒十二年(1886)、光緒二十四年(1898),才又見有兩次壽蘇會,不過,那主要是以本地文人為主,包括陳作霖、司馬湘、梅壽康、顧云、秦際唐、何延慶等人。日本:仿效東坡游赤壁蘇東坡不但對宋代及以后的文學影響深遠,而且傳至東瀛和韓國。在日本,蘇東坡成為最受崇敬的中國文人之一。在日本的室町時代(1336年至1573年),僧人寫下了不少以東坡為題的詩文,如《東坡先生畫像》、《贊東坡》等,當時還有很多人以蘇軾為作畫的題材,作品較多者如《東坡笠屐圖》和《東坡肖像畫》,有的更在屏風繪上《赤壁賦》,這種欣賞蘇軾的表現在當時非常盛行。昭和時代,也有人繼續舉辦赤壁會,傳承先賢的古風。除文學作品外,不少畫家仿照《赤壁賦》的意境入畫,還有一些文人將日本的某個山作為中心環繞,仿效東坡游赤壁的感覺,如柴野栗山就曾舉行“赤壁游”,又在“壬戌十日之望”設酒會客,模仿赤壁游。近代研究中國美術的學者長尾甲,曾于1922年9月7日(壬戌既望日)在宇治舉行赤壁會,除了設宴招待幾百位來賓外,還與眾賓客在平等院、東禪精舍游賞,藉此懷念蘇軾。他的舉動被他的兒子長尾正和說成是“東坡癖”,也就是文人對東坡的迷戀,并搜集他的古董文物、字畫真跡。日本人池澤滋子著有《日本的赤壁會與壽蘇會》一書,書中記載,20世紀初,日本的東坡迷舉行了五次“壽蘇會”,全都在農歷十二月十九日東坡誕辰日。中國近代著名學者羅振玉、王國維等還參加了日本的“壽蘇會”。與會者即興和詩,出版《壽蘇集》,其中久保雅友作詩:蓮燭寵榮花倚風,閑詩興獄困其窮;卻從海外有知己,千古風流壽長公。每次的壽蘇會上,都有一些與蘇東坡有關的展品讓大家鑒賞。羅振玉就展出了《蘇文忠行書真跡詩卷》、《北宋拓本醉翁亭記》、《沈子培書東坡生日詩》等九件文物。可見東坡的作品,不但為國人喜愛,更為東瀛文士詩酒聚會的一大契機。北京:展出“半壁”五絕硯現如今,每次壽蘇會都有一個項目,那就是大家各自展示與蘇東坡有關的藏品,或者是為紀念蘇東坡而作的詩詞畫作等。今年1月28日,在北京舉辦的“乙未壽蘇會”也不例外,硯文化學者吳笠谷展示了他十幾年前收藏的一方硯臺,這方硯臺據稱是蘇東坡原藏五代汪少微五絕歙硯。吳笠谷,安徽歙縣人,自稱刻者,兼習書畫,系高級工藝美術師、中華硯文化發展聯合會副會長兼制硯委員會主任。2012年6月16日,在太空翱翔了14天的神舟九號載人宇宙飛船勝利返航,飛船中有一方袖珍歙硯“飛天硯”,這方硯就是吳笠谷所刻。作為硯雕家,吳笠谷收藏了不少古人所用之硯。而他所展示的五絕硯就是其中之一。《東坡全集》所收《東坡題跋書汪少微硯》中說:“余家有歙硯,底有款識云:‘吳順義元年,處士汪少微。’銘云:‘松操凝煙,楮英鋪雪。毫穎如飛,人間五絕’。所誦者三物爾,蓋所謂硯與少微為五耶?”“這方硯的作者汪少微,是五代著名硯工,歙州人。南唐中主李時被召封為硯務官,專門主持給宮廷制作官硯事務。賜國姓李,改名李少微。史載,南唐李后主所用的澄心堂紙、李廷墨、龍尾石硯三物為天下之冠,其中的龍尾石硯(歙硯)即是出自李少微之手。”吳笠谷介紹說,蘇東坡銘文的前三句分別是說三種文房用品墨、紙、筆的精良,第四句卻反問為何是“五絕”?東坡對銘文的解讀是:好墨、好紙、好筆加上這方硯本身的精美,以及硯的作者汪少微的出類拔萃,便成了“人間五絕”。硯款的“吳順義元年”。順義,為五代十國時南吳國末代國王睿帝楊溥的年號。順義元年為公元921年,距今有1095年。據吳笠谷介紹,該硯是蘇東坡所收潤筆費。《東坡全集》收有《書王定國贈吳說帖》,此帖所附王定國一帖記有東坡所得汪少微五絕硯的來歷:“定國吳硯,李文靖奉使江南得之,鞏獲于其孫。蓋作風字樣,收水處微損,以漆固之。子瞻作《清虛居士真贊》,取以為潤筆。”王定國,即北宋名士王鞏,其字定國,自號清虛先生,出自“三槐王氏”名門,名相王旦之孫、名臣王素之子。王鞏少有才名,從東坡學,為東坡摯友,曾因在“烏臺詩案”中給東坡通風報信,獲罪被謫放廣西。李文靖,即宋仁宗時被推譽為“圣相”的宋朝一代名相李沆。汪少微硯最初是李沆出使江南公干時所獲得。王鞏的外祖父即李沆之弟禮部尚書李維,李、王二家本為姻親,所以王鞏能從李沆孫子手上獲得李家這方家藏寶硯。東坡因為給王鞏作了一篇《清虛居士真贊》,王鞏便以此硯作為潤筆謝禮贈送東坡。因為是五代十國時期吳國所出的硯,所以王鞏又稱此硯為“吳硯”。吳笠谷展示的五絕硯,只剩半壁,前半已殘。殘長10.5厘米、寬10.8厘米、厚2厘米。石材為老坑歙硯龍尾石,石色蒼黑,純凈無紋。石質堅潤,叩之鏗然有金聲。(文/楊昌平)正文已結束,您可以按alt+4進行評論

關鍵字標籤:生日派對